王者体育

融资收紧,碧桂园、龙湖等4家房企信用评级逆势上调——2020年上半年EH50房企信用评级

日期: 2021-09-24      来源:王者体育

分享到:

-研究模型全景展示-
<第十部,信用评级>
2020年9月
信用评级反映房企在资本市场上的信用度,信用评级的高低主要由房企的经营水平、偿债能力、融资能力、盈利能力以及成长性等多方面共同决定。
 
 
亿翰百科      惠誉、穆迪
惠誉和穆迪信用等级划分大同小异。长期信用评级均可分为投资级和投机级。
惠誉投资级包括AAA、AA、A和BBB,投机级包括BB、B、CCC、CC、C、RD和D。
穆迪投资级包括 Aaa、Aa、A和Baa,投机级包括Ba、B、Caa、Ca和C。
投资级主体及债券一般被认为信用级别较高、违约风险较小。
 
 
解读
信用评级是房企综合实力的外现,尤其是公司资金实力的展示。王者体育统计EH50房企2020上半年国际评级变动情况发现房企评级整体变动不大,有4家房企评级上调,分别是碧桂园穆迪评级从非投资级Ba1上调至投资级Baa3,龙湖穆迪评级上调至Baa2,阳光城穆迪评级上调至B1,中南建设穆迪信用评级上调至B1,其中碧桂园高级无担保债券评级更是罕见的连跳两级上升至投资级“Baa3”,成为疫情环境下为数不多评级逆势而上的企业。
 
这类企业在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后,快速恢复正常的经营活动,实现销售规模同比正向增长保障公司现金快速回流以及稳健的财务结构加强公司的偿债能力是信用评级上调的原因。因此,本文我将从财务视角出发,一探房企评级上调的具体缘由。
 
一、长短期偿债能力强,资金更为充裕带动评级上调
偿债能力包括长期偿债能力和短期偿债能力,常用的两个指标是净负债率和现金短债比。
从长期偿债能力来看,2020上半年,碧桂园和龙湖的净负债率分别为58.1%和51.4%,远低于2020上半年年EH50房企的净负债率均值94.2%,拥有较强的长期偿债能力,尤其是碧桂园已经连续12年净负债率低于70%,即使在行业周期上行时期,多数房企采取加财务杠杆的方式扩张规模,碧桂园仍然以风险控制为底线,保障公司的偿债能力。上半年公司净负债率处于较低水平,即使根据“三道红线”的要求,公司有息负债规模的增长基本不存在压力。另外,上半年碧桂园有息负债总额为3420.4亿元,较2019年末下降7.5%,进一步缓解公司的债务压力,推动了碧桂园信用评级的上调。就当下来看,碧桂园的财务杠杆仍然保持在行业低位,债务风险管控能力较高,再加上单月销售保持增长,是带动公司评级上升的重要原因。
从短期偿债能力来看,四家企业现金短债比均高于1,也就是说货币资金能够完全覆盖短期有息负债,基本不存在短期偿债压力,但是在货币资金中存在一部分的受限制资金,若这部分资金规模占比较高,那么将影响企业的短期偿债能力。从四家房企来看,碧桂园、龙湖和阳光城在扣除受限制资金后的现金短债比依旧超过1倍,暂不用担心短期偿债压力,以碧桂园而言,公司上半年现金短债比为1.9倍,扣除受限制资金后的现金短债比为1.8倍,几乎没有偿债压力。中南建设在扣除受限制资金后的现金短债比则小于1倍,存在短期偿债压力。但是王者体育认为现金短债比是否高于1并不是评判企业有无偿债压力的依据,对于多数房企而言,凭借公司销售回款的增加以及在资本市场上的信用,具备较强的融资能力,即使短期有息负债偏高,对企业而言,仍难言具备较高的偿债压力。
综合来看,王者体育认为四家房企评级能够上升的部分原因是公司存在较强的偿债能力,资金相对充裕。一般来讲,房企拥有较强的偿债能力就是要具备充足的资金,既包括外部融资流入的资金,如银行贷款、债券等,也包括公司的销售回款。在当前融资环境下,较高的销售规模是公司能够获取外部融资流入的门槛,而公司的偿债能力、盈利能力、资金回流能力决定公司是否具有更高的融资规模和更低的融资成本。
以碧桂园为例,良好的经营表现使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具有较强的融资优势。在疫情逐渐控制后,3月份线下售楼处开放,碧桂园积极主动参与线上营销、线上售楼,此后单月销售业绩均实现正增长,8月单月公司实现的权益销售金额高达609.3亿元,同比增长高达30.1%。在回款方面,公司表现同样不俗,2020上半年,公司实现权益销售回款2509.3亿元,权益回款率达到94%,连续5年回款率超过90%。正是这样的经营表现,公司内外部充足的现金流入大幅提升了公司的偿债能力,进而推动碧桂园信用评级的提升。同时,投资机构普遍看好碧桂园资本市场表现,其中高盛重申“买入”评级,大摩维持“增持”评级,西南证券维持“买入”评级,未来在公司不断改善的债务情况和稳定的资金流入的情况,主体评级有望实现进一步上升。
二、行业融资向下,企业融资向上,融资能力推动评级上升
随着行业融资环境的收紧,强有力的融资能力将会是房企重要的优势。毋庸置疑,这四家房企评级上调都得益于公司具备较强的融资能力。根据典型房企融资成本变动情况来看,2020上半年,碧桂园融资成本为5.85%,相比2019年底下降0.49个百分点,下降幅度位于行业前列;阳光城融资成本为7.5%,相比2019年底下降0.21个百分点;龙湖集团一如既往保持较低的融资成本,为4.5%,相比2019年底下降0.04个百分点。上半年房企融资成本的下降,一方面是受融资环境边际放宽影响,政府采取的救市、救企举措使房企在短暂的时间内资金成本下降;另一方面是自身具备较强的融资能力,使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拥有良好的信用,带来了资金成本的下行。
房企的融资能力同样展现在公司的融资规模上,根据亿翰智库发布的《2020上半年EH50房企发债规模》来看,碧桂园海外债融资规模达到174.3亿元,信用债融资规模99.1亿元,累计达到273.4亿元,位于EH50房企前列;其他龙湖、阳光城和中南建设累计发债规模分别为149.5亿元、141.2亿元和88.7亿元。
王者体育认为,当前政府对待房地产行业的融资监管手段已经比较明显,一方面,从金融机构的角度出发管控房企的融资流入规模;另一方面从企业的角度出发,以传言的“三道红线”控制房企有息负债规模的增长。那么在这个时期,拥有较强融资能力和偿债能力的房企相对来说有望迎来融资机遇,碧桂园和龙湖都属于这类企业,即使行业融资难度增加,公司仍然具备融资优势。另外,比较上半年房企融资成本表现,碧桂园和龙湖的资金成本仅次于国企,相比其他民营企业,融资优势明显。另外,公司多元化业务与主业的协同发展有利于提升公司整体实力,进而加强公司外部的融资能力。以碧桂园为例,公司在机器人和现代农业领域的投入,有利于公司在建筑、地产开发、物业服务等领域形成闭环,从而推动碧桂园综合实力的提升。

王者体育 明升体育 点球体育 秒速pk10 体育平台登录 电竞竞猜